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世界 > 情感世界

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痛

时间:2009-03-02 16:49:15  来源:  作者:

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

  1999年的最后一天,公司的狂欢PARTY上,麦儿把一个大男孩带到我面 前,简简单单给我介绍说:“小佳,这是叶晖,与我一起长大的娃娃朋友。”
叶晖对我说:“你好。”他的声音低沉浑厚,带一种磁性,很熟悉,很好听。
我仔细看他,那是一张很英俊的脸,一副很沉郁的表情,还有一种很优雅的微笑。我也对叶 晖说:“你好”。我话音刚落,他的眉毛猛地往上一抬,眼神认真地落在我脸上,很惊喜,很意外,让我有点莫名其妙。
那晚,叶晖请我跳每一支舞,直到DJ宣布准备迎接新年倒数数才罢。叶晖附在我耳边低声问:“你以前听过我的声音吗?”我点头。麦儿与我同住一室,她不在时, 我常接到一个男孩找她的电话,我喜欢听他的声音,可我不知他是谁。现在,我知道了。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总选麦儿不在时打电话找她吗?”叶晖继续问。我摇头。
“因为我很喜欢听那个接电话的女孩的声音。”我一愣,望着叶晖,半真半假地说:“如果以后你还想听那个女孩的声音,不要打电话找麦儿,记得要找小佳。”他开心地笑了。
  我的这句话从1999年滑落到2000年,在人们庆祝新千年到来的欢呼声里,叶晖深情地看着我。没过多少时日,叶晖的唇吻上了我的额,天旋地转中,我知道自己恋爱了。

2000年的冬天特冷,可被幸福包围的我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意。叶晖拉着我的手在大街上走,走着走着他突然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小佳,你想不想吃苹果?这里有个又红又大的苹果,我恨不得一口吞下去。”他边说边凑近来咬我的鼻子。我笑着躲开 他,说我不想吃苹果,想吃冰淇淋。叶晖就把我带到麦当劳,死皮赖脸的要和我共吃一个冰淇淋,正抢得不可开交时,有个5岁左右的小男孩走过来,一手举着冰淇淋,一手扯着我的衣服说:“姐姐,我把我的冰淇淋让给你吧。你不要和哥哥抢了,你抢不 过哥哥的。”我还没反应过来,叶晖已笑得直不起腰来,笑声中,我的脸竟红成了大苹 果。
  更多的时候,我逗留在叶晖的公寓里。我喜欢和他挤一个单人沙发,像只小猫一 样慵懒地藏在他怀里,听他讲他的故事。在叶晖过去27年的故事里没有我,但却有 麦儿。他们从小一起长大。我告诉叶晖,我妒忌他与小麦的青梅竹马,叶晖皱皱眉, 很严肃的解释说那不能叫青梅竹马,那不过只是兄妹情深。我听了心里还是酸酸的,冲口而出:“谁知道你还有几个这样的好妹妹……”叶晖用他的吻堵住了我后面的话,他 的吻温存细腻,让我无法再追究他的姐姐妹妹,只是把自己更深的藏进他怀里。

  有天晚上回家,麦儿坐在客厅等我,她问:“小佳,你在和叶晖恋爱吗?”我沉默 了。我知道麦儿喜欢叶晖,一开始就知道。如果我们同时喜欢上的一样东西,我会慷慨地让给她。可叶晖不是东西,我不能让给她。
“你不用紧张,小佳,我只想告诉你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和叶晖谈恋爱我很开心,比我自己和他恋爱还要开心。”麦儿的声音平静得出奇。她慢吞吞的从沙发上站 起,然后突然倒下去,就倒在我面前,苍白的脸上还残留着一抹微笑,美丽得近
乎凄 厉……

她的生命还剩半年时间

麦儿的哥哥子渐告诉我:麦儿有先天性心脏病,可她从没当回事,总说医生用夸 张的言辞来吓唬她。这次没人吓唬她,她的病严重得根本不需要夸张……我从子渐那里看到了麦儿的病情报告,尽管我看不懂那些复杂晦涩的医学术语,但有句话的意思我 能理解得很清楚:预计病人生命不会超过6个月……

  我去医院看麦儿,心神憔悴的她怏怏地躺在床上,平日的青春活力消失得无影无 踪。我拿起一个苹果,用小刀给她削皮,我问:“麦儿,你喜欢什么,我下次带来给 你。”
“如果我说我喜欢叶晖,你给不给我?”她问。我一惊,还没有削好的苹果一下掉 到地上。麦儿望着惊慌失措的我笑了:“傻瓜,和你开玩笑哩。我怎么会和你抢男朋 友 呢,小佳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呀!”
麦儿脆生生的笑声中断了,喘息不停,拼命用手去按自己咽喉,挣扎着想要吸 气,却像离水的鱼儿无法呼吸。我帮不了麦儿,才想起喊医生。麦儿终于在医生的帮 助下恢复了平静,她躺在床上输氧,很虚弱很努力地对我微笑,犹如琉璃般精致美 丽,我却在恍惚中看见那些精致的琉璃正在慢慢碎裂。
 晚上躺在叶晖怀里,我说:“麦儿喜欢你!”叶晖紧紧握住我的手,拒绝说一句话。我又说:“她的心脏病好不了。我看过她的病情报告,她最多还有半年时间。叶晖,只是半年而已。”“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这是叶晖那天晚上说的第一句话,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 凶巴巴的。他推开我跳下床,一个人站在窗户边抽烟,一根接一根。我蜷缩在叶晖的床上,用被子把自己包得紧紧的。没有叶晖的怀抱,我觉得好冷,冷得忘记了该怎样 去呼吸。叶晖没回头看我,好久好久,他用一种让我心痛欲绝的声音说:“你很善良。 我爱你,小佳!”
在叶晖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,我知道他已有了决定,和我一样的决定。我想要 笑着告诉他,我很高兴他那样做,可我的心疼得厉害,我什么也没能说出来,我只是 躺在床上望着叶晖的背影泪如雨下。
  
我不知叶晖是怎样让麦儿相信他爱的不是我而是她的,我不想知道。我只是从和 麦儿一起住了两年的那间公寓搬到一个新的地方,叶晖陪在麦儿身边时,我就一个人 躲在自己的房间舔自己的伤口。
有时叶晖会在麦儿睡着后来找我,像个孩子似的把头埋在我怀里。他的声音疲惫至极:“小佳,我快坚持不下去了。”我紧紧的搂着他,也搂着自己将要破碎的心,一 字一顿清清楚楚的说:“你可以!你必须!”

这个痛得厉害的欢娱怎如此短暂

 在叶晖的陪伴下,麦儿奇迹般一天天好起来,我无法解释这种神奇,只能将之归 结于爱情的伟大。当那年的第一片雪花从天而降时,医生说麦儿可以出院了。叶晖去 办出院手续,麦儿拉着我的手怯生生地问:“小佳,我以为叶晖会和你在一起的,现在他和我在一起了,你不会生我的气吧?”
 我的心一颤,搂住麦儿说:“怎么会呢?小麦,你忘记你说过的吗,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。所以我很高兴看见你和叶晖在一起,真的!”说这话时,我看见办好手续回来 的叶晖,他听见我的话,望我的眼神里写满无奈与绝望。他和我一样清楚,我们没有 告诉麦儿真相的勇气。

 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
推荐资讯
二十四孝
二十四孝
十字军东征资料
十字军东征资料
蒙古骑兵横扫欧洲的原因初探
蒙古骑兵横扫欧洲的原
《笠翁对韵》
《笠翁对韵》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
栏目更新

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