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佛典故事 > 藏经阁

《金刚经》

时间:2009-04-04 11:53:46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  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分段贯释

    金刚经为一切凡圣悟心之门,了悟无明妄心,即是妙慧真心,二心同体,故曰 悟心。三界以心为主,心名为地,能印心者,究竟解脱,故又名一切凡夫入如来地 顿悟法门。惟经义深邃,倘不解如来所说义,则心地莫由证入,此读诵讲解之不可 忽也。震旦人具有大乘根性,于此经最有缘,独苦不解其义,讲者每多依文解字, 此是释字,非属解义,闻者复杂参我见,附会邪说,于心地法门,远之又远。

    金刚经者,如来为大乘者说,为最上乘者说,凡未证三昧见实相者,无从测知 其微妙,今不得已而依文释义,说者当提空说,听者亦当提空观,经云不可取不可 说,从知此经以无住为宗而精义显焉。

    此经以无住为宗,无住者,非无所住也,乃不着于住也。

    以金刚经分三十二分,梁昭明太子之功德也,惜其义未明,兹改判为二十分, 因前后经句,文同而义异,学者每苦于不明经义之所在,故每分加以说明,以清眼 目。又金刚经论,流传中国,在梁后数百年,古人有未及见者,注述是以不同,又 讲经与随说及开示法不同:对人开示,应以人为主,相机而酬,可就听者之程度而 深浅之;若讲经则普对大众,应以经为主,极度难普及于听众。如说大乘了义经, 只可就决定了义说,视座下听者,一切皆大阿罗汉,住于八地者然,不当稍事迁就, 以为不可教授而改其经义也。故讲经只可为已修证者说,在近世毕竟当机者少,若 并经文亦未研究,骤聆法要,则领会更不易矣。

    金刚经乃入大学之教科书,但无论初修久学,内道外道,男女老幼,识字或不 识字,无不喜读此经。则知因缘之不可思议矣,其夙世必读诵此经,然则学佛又岂 可以今世论,视为初学而轻视之哉!彼死执三大阿僧祇者,可以悟矣。

    般若放光分第一

    【分义】诸佛说法,本无定相,以诸法空相故,既随处是法,不离坐卧行住, 应机而启,何须言语音声,在在般若,处处放光,岂肉眼可得而见哉!自食时至敷 座而坐一段,即以六波罗蜜行化,如乞食者,教布施也;著衣持钵者,教持戒也; 次第乞者,教忍辱也;收衣钵洗足者,教精进也;敷座者,教禅定也。一切皆般若 也,此乃世尊不开口之说法,放如是光而人不见,独须菩提知机而启请,机者,乃 在座诸众恰到当机之时,如闻此法,必可领悟,正法会之因由也。又此经所说,偏 重金刚般若之用,故开首一段,即是表用,虽然,用随体立,体由用显,言用则体 在其中矣。

    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。尔时, 世尊食时,著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,于其城中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。饭食讫, 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

【注释】此经以无住为宗,正显般若智用之相貌,故以降伏为纲宗。但般若无 相,惟藉行住坐卧以显,显者,领会之意尔。会则处处风光,在在般若,翠竹黄花, 尽通人意,不会则越说越糊涂。试观世尊于说法前,匆忙此一段,依事而论,究与 本文何关。不知六波罗蜜门,尽已释入,放此无相之光,见此光者,即证得金刚如 幻三昧。是世尊已说真如般若竟,更何必再启言说。夫般若者,乃用于恰恰当机之 处。眉言目语,本无声音,对方亦不必以目见,不必以耳闻。接此机者,其先一须 菩提乎!但说法者为度众生,闻法者亦不忘众生,须菩提虽已明悟世尊之旨,而普 利群众,仍待启请。明知无法法,且说不可说,正不妨一说耳。



应机缘起分第二

【分义】须菩提因机而启请,世尊喜其知机而赞许之,彼此原已心领神会,故 曰唯然,但目的还在度众,以大众尚未达意,愿再以言语启发之,彼大众固愿乐欲 闻也。

    时长老须菩提,在大众中,即从座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恭敬而白佛 言:希有世尊,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。世尊,善男子善女人,发阿耨 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云何应住?云何降伏其心?佛言:善哉!善哉!须菩提,如汝 所说,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。汝今谛听,当为汝说。善男子善女人, 发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如是住,如是降伏其心。唯然,世尊,愿乐欲闻。

【注释】须菩提问意,谓般若以无住为宗,并不住于住,斯名正住,然必如何 而为究竟住乎:请佛为诸菩萨决定之。盖世人迷惘,在心之疑惑不定,不名降伏, 初念非不趋善,徒因知见烦恼,疑而不决,为多生习气所冲动,现前习俗所引诱, 不觉入于邪道。及已修行,悟道未彻,法障仍在,所知又起,此微细疑即无明惑, 非佛不能为之决定也。行者当问自己之知见,果能无着否?果能廓然无疑也否?若 得究竟住者,即能降伏其心,即名证得无上菩提也。降伏者,非压伏六识如凡夫修 也,亦非断灭七识如二乘修也,乃起八识心田微细习气,以般若扫荡之,转识为智, 如化敌为友,化恶人为良民也,故曰降伏。虽然,岂易言哉!降伏二字,乃用在已 发心之后,虽发心而取舍进退莫决,因而生疑,心遂惑荡,若不将此妄心降伏,必 不能安住于大乘。故不依有住而住,亦不依无住而住,如是而住,是真降伏。惟诸 菩萨大根者,根已成熟,请护念之,为决定可耳;小根者,根未成熟,请付嘱之, 令之增长可耳。云何者,请示其办法也,实重于事修也。佛故许其知机,赞叹而印 可之,又曰如是住,如是降伏,即暗指乞食一段,如是妙用而已。若利根人,一闻 于耳,即已彻了如是妙谛,通达诸法如义之旨矣,然小根人尚复茫然,故再铺陈, 所谓如是法者如下云云。须菩提答言,唯然者,表自己已明悟如是之旨也。愿乐欲 闻者,愿佛再伸说如是法以示大众也。

    凡读此等经,当作四面观:一观佛,二观请问法要者,三观听众,四观自己。 身入其境而圆化之,于微细处体察之,方有少分相应处。

资粮分第三

【分义】凡事必赖资粮以成就,况学佛乎!世无众生,依何成佛,佛度众生, 众生亦度佛也。所言发菩提心者,发亲证菩提心之心也,故先降伏其心,似若利己 而非关度众矣,不知自他不二。外众生者,各类众生也,内众生者,我未降之妄心 烦恼也,不独我人如是,即各类众生,莫不一一如是。世尊为一切众生说,愿其自 度度他,皆证到无余涅槃。无余涅槃者,人法双空,了无挂碍,方名无余。如有能 度之我,即名我相;有所度之众,即名人相;我和众生,具此因缘,即生功德胜劣 成就烦恼等法见,名众生相;此念不除,坚执如寿命,即名寿者相;然则诸相不空, 众生何由而度?佛何由而成哉?今以度众生为成佛资粮,更以破四相为度众资粮, 入菩萨位,以为基础,我皆令入一句,为示行者发广大慈悲愿力,摄受众生主因。 而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一句,又为破四相之总法,言无住于能度所度之愿,则四相自 然不立,但如何而能臻此无上境界耶?曰当行波罗蜜,以布施为首,即代表六度万 行一切波罗蜜诸法行相,言皆不应有所取著。先把自心放大,尽量外放,即同十方 虚空之无尽,我之法性,即遍满无尽,由此所成就之福德性,亦如是广大无尽,不 可思量。以毫不执我,则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,我之所谓我者,又将何从执取,我 既不立,人又安在?惟此独妙法门,慧眼人更不必再加思索,但应照我世尊所教而 住可矣,此乃成佛资粮,无上微妙,简捷了当,干净畅达,不事犹豫。此世尊开口 说法已竞,然座上仍复茫然,故下再呼须菩提而告之。此一段,又若为全经之总题, 以下尽是文章,用以分释此义者,故无著判为资粮位。

 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
推荐资讯
二十四孝
二十四孝
十字军东征资料
十字军东征资料
蒙古骑兵横扫欧洲的原因初探
蒙古骑兵横扫欧洲的原
《笠翁对韵》
《笠翁对韵》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
栏目更新

栏目热门